谷歌访问助手,凉山,商洛天气

admin 5个月前 ( 03-15 11:41 ) 0条评论
摘要: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深海巡1时禾子养了一条倒霉催的狗,白色萨摩耶,名叫大海。每天早上遛弯时都会撒野狂奔,粗壮的四肢和近一百斤的体重给公园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深海巡

1

时禾子养了一条倒霉催的狗,白色萨摩耶,名叫大海。大海完美继承了“雪橇三傻”的优良品行,每天早上遛弯时都会撒野狂奔,粗壮的四肢和近一百斤的体重给公园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可谓是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而时禾子作为它的主人,体重没它重,跑得没它快,于是在旁人眼里,遛狗的主次便颠倒了过来:每天早上,公园里都有一只白色萨摩耶在遛主人。

时禾子知道,大海这只蠢狗总有一天会闯祸。

这天天气不太好,乌云密布阴风阵阵,饱满的雨水悬挂在云间,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时禾子心想着天气不太好,可以偷个懒不去遛狗,于是把给大海准备的“小厕所”摆到了阳台,让它就在家里解决问题。

可蠢狗大海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自己咬着牵引绳走到了门边,回头冲时禾子吠了三金艺贞声。时禾子不想理它,栽进沙发便舒服得不想起身。可美妙时光仅仅持续了三秒钟,一个白色的雄壮身影便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冲了过来,一百斤的肥狗一屁股坐到时禾子身上,差点压得她昏厥过去。

“死狗,我总有一天要被你折磨死......”时禾子瞅着大海丰满变天辅助的白色屁股,直想一脚踹上去。可俗话说得好,时势造英雄,时禾子深知当大海的体重达到八十斤的那天起,她就不是这只蠢狗的对手了。

公园里没什么人,大家都知道天气不太妙。大海如往常一样带着时禾子逛到了可以解开牵引绳的地方,迫不及待情乱梨花村地摇着尾巴。

时禾必须犯规的游戏第五季子犹犹豫豫地解开牵引绳,想着今天这天气得快点遛完回去。可大海却对坏天气有特殊喜好,它比平时更加兴奋,牵引绳刚一解开,就如同一道白色闪电瞬间消失在了时禾子的视线里。

坏预感总是不会错的。

在大雨落下来的同时,一声惨叫和狗叫,同时传到了时禾子耳朵里。

时禾子跑过去一看,一个人倒栽进了绿化带里,他的身下正压着嗷嗷惨吠的胖大海。

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海立马一个跳跃躲到了时禾子身后。时禾子也没耽搁,迅速给大海套上了牵引绳。

“大哥,你没事吧?”时禾子上前问到,生怕大海闯下什么大祸。

那人戴着黑色T恤的帽子,全身上下都是泥。他原本出来晨跑,没想到突然从拐角处跑出来一只大狗,将他撂翻在了花台中。

那人拍了拍身上的泥,摇了摇头。

雨越下越大,时禾子出门还忘了带伞,为了和这位大哥解决大海惹出的问题,两人走到了公园的亭子中暂时躲雨。

闯了祸的大海失去了撒野的气势,耷拉着脑袋趴在时禾子的腿下,连看向那人的眼神也变得怯怯的。

那人取下帽子露出脸来,转头看了时禾子和大海一眼。

时禾子的一句“大哥别生气”在看到了他的脸之后哽在了喉咙里,她的大脑瞬间空白,四肢也凝固在了原地。

这哪里是什么大哥?这分明是无敌究极无与伦比的超级大帅比啊啊啊啊啊!!!!

时禾子偷偷用手拍了拍大海的胖脑壳,心里默默对蠢狗说到:“做得好,今天回去赏你两个鸡腿。”

帅哥没有发现时禾子的小动作,倒是看着她,突然露出了微笑。

“大......帅哥,你笑什么?”时禾子的声音都变得细弱起来。

帅哥的脸让时禾子忽略了他的其他部分,以至于当帅哥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她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雨势变弱,帅哥重新戴上帽子,不计前嫌地弯下身拍了拍大海的脑壳,而后抬头对时d4094禾子说:“你长得好像我家的狗哦。”

2

雨过天晴,时禾子拖尸似地拖着不愿回家的大海,顺脚踹了不好使的单元门一脚。

她想起那个人欠揍的语气,心里的一股火便蹭蹭地冒了起来。

“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一定把你揍成一条狗!”时禾子捏着拳头的手咯咯作响......

一周后,小区召开业主委员会,要求每个单元的负责人都要出席。时禾子家这个单元的负责人正好是她爸,可她爸妈两天前参加单位的集体旅游去了,便让时禾子代替他出席。

委员会早上十点开始,时禾子十点过五分才从床上醒来。脸没洗,狗没遛,便急匆匆赶去开会。

会议室里一片肃穆,一个中年大叔正在发言,底下的各路大妈大爷听得很认真贴贴瘦的价格,不时还有人拿出纸笔记笔记。

时禾子本想悄悄溜进去签个到就走,不曾想会议室的玻璃门年久失修,她轻轻一推便发出刺耳的声音,引得全场目光都聚焦到她身上。

如果当时有个地缝,时禾子一定钻进去。

“这是哪栋楼的代表?”发言的大叔盯着时禾子问到。

“7栋7栋......”时禾子胆战心惊地回答到。

“时家的女儿,替她爸来参加的。”一位大婶补充到。

大叔点了点头,在手里的笔记本上划了一笔,接着对时禾子说到:“快找位置坐下吧,迟到了啊今天。”

时禾子点头如捣蒜地认识到了迟到的错误,找了最角落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此次居委会的会议针对垃圾分类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在“分类箱应该摆放在哪里”这个环节上,众位代表陷入了焦灼。

有人说应该放在1号门,理由是1号门宽敞,摆分类箱正好合适。

有人说2号门,理由是2号门人群集中,方便。

“1号门”和“2号门”两方争执不下,大叔严肃地拍了拍桌子,决定让两方各选个代表人物出来各自说说看法。

1号门的大妈们率先选出了他们的人选。

“我们让青川来说,青川是大学生,懂得比我们多。”

名叫青川的青年站了起来,时禾子投去好奇的目光,心想这又是哪家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小伙计呢?

时禾子看清楚了青川的脸,那么帅的人这个小区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了,他正是那天在公园里被大海撂倒还说时禾子像狗的帅哥!

时禾子气上心头,不自觉地就站起身想找他理论。旁边2号门的大妈们见状叫好,正好就让时禾子代表2号门,和青川进行辩论。

时禾子这才发现自己选错了时机,已是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垃圾分类箱应该摆在1号门,那里宽敞,平常也没什么人从那儿经过,摆在那里的话不会阻碍小区的通行。”青川说完之后,笑盈盈地看向时禾子,眼神里透露出一种“我看你要编出什么花”的意思。

时禾子避开他的视线,突然变得有些结巴:“不对,应该摆在2号门。大家平常都从2号门进出,摆在那里方便,不然还得特意绕到1号门去扔垃圾。”

众人点头。

“2号门本来人就多,摆在那里布什卖热狗会阻碍居民通行的。”青川立马接到。

众人也点头贠婺。

“1号门就不阻碍了吗?1号门也有人要走啊!”

“走1号门的大多是清晨和晚上去后面公园遛狗的人,而且人流量远远不如2号门。”

“遛狗的人也是小区居民!人流量加上狗流量,不也很多了嘛!”

时禾子话一出口,引来了众人的笑声,“狗流量”这个理由太过好笑,就连青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时禾子有些急了,继续问到:“难道你家没狗吗?你不知道一只狗狗也相当于一口人吗?”

青川愣了一下,没有回答时禾子的问题,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会议结束,也没争出个所以然来。走出居委会,有八卦的大妈凑上来问时禾子和青川认不认识。时禾子说:“不认识,第一次见。”

“不应该啊,你俩一样大,还是一个大学一个专业呢,青川都说他认识你呢!”

时禾子满脸疑惑,看着从她身旁经过的青川,听大妈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熟悉。

时禾子悠哉地往家里走去,远远地就看到单元楼下聚集了一大群人,经过的青川也在其列,都抬头望着楼上某处。时禾子也跟着望了过去,只见一只白色猪状物在七楼的护栏上死命打滚惨叫,那个撒泼的身影有些熟悉。

时禾子再一仔细看,七楼?猪?

惨了,她今天早上没来得及遛大海,还忘了给它放“小厕所”。此时七楼上那个要死要活的白色猪状物,正是憋尿憋得想跳楼的胖大海!

时禾子推开人群就往家里冲,经过青川身旁时听到他悠悠地说了一句:“你家狗家教挺好啊。”

时禾子瞪着他说:“关你屁事!”

时禾子气都没喘一口就跑上了七楼,刚打开门,白色的闪电就从门缝里钻了出来,飞似得往楼下冲去。时禾子累得不行,从玄关拿了牵引绳也立马跟了下去。

大海来不及跑得太远,刚奔出单元门就来不及尿了出来。时禾子下到一楼,便看到了这惨不忍睹的一幕。

大海正对着一双白色AJ尿,穿着白色AJ的男孩没有动弹,脸色难看地仿佛要吃人。

时禾子站在单元门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堪地不知如何是好。大海倒心宽体胖地尿完,然后围着被自己尿过的男孩转悠着。

青川看了眼胖狗,又看了眼时禾子,从宜婷家居服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想-吃-狗-肉-汤-吗?”

时禾子看青川的脸色真像能做出这种事,连忙跑出去抱住大海,一人一狗在青川能杀人的目光下瑟瑟发抖。

时禾子不敢看他,嘴硬地说:“谁谁谁让你看热闹不走啊,你要不看大海的热闹直接回家,他能尿你脚上吗?”

“汪!”大海也赞同地附和到。

青川也蹲下身,一只手揪住大海的耳朵,另一只手揪住时禾子的耳朵,仿佛一个大魔王。

“别让我再逮住你俩其中的任何一个,不然,狗肉汤伺候。”

3

自从知道自己和青川一个学校还一个专业后,时禾子上学都变得胆战心惊起来。她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他是1班的班长,现任学生会主席,同时还是篮球队队长。因为长得帅家里有钱还进入了“学院年度优质帅哥榜单”,并且连续三年蝉联冠军。

因为学校离家近,常年通校且死宅的时禾子,这时才知道她惹上了一个大人物。

时禾子在2班,1班和2班的辅导员是同一个,两个班经常一起开大会上大课。之前她上课开会时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从没注意到青川,自从大海尿他脚上这事儿发生之后,时禾子上课都要打起十万分的精神。

时禾子还偷偷打听了被大海尿过的那双AJ,听说是他朋友从美国帮他带回来的,国内买不到。时禾子本来还想赔给他,这下好了,连找补都没法儿找补,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可该来的总是躲不过。

学院要组织实习,去一个县级工厂做实山西首富张新明嫁女习工作,温碧泉蓝皙四件套1班和2班被安排一起出发。

时禾子迟到了,没有赶上2班的大巴车,在辅导员的协调下,一个人上了1班的车。

“你跟着1班的班长去吧,青川你应该认识吧。”辅导员说。

时禾子勉强扯出一抹微笑,“认识,可太认识了......”

“那就好,哦,他来了。”辅导员对青川招了招手,把时禾子托付给了他,“这是2班的时禾子,暂时和你们一起去工厂,安全到达之后再让她回2班。”

“稚妻可餐好,我会看好她的。”

这师生俩的对话在时禾子听来总有种莫名的怪异感,好像自己是一只乱跑的狗,被别人逮住送回了主人手里一样。

当然,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时禾子低头看了眼青川的鞋,他没有穿那双AJ。

青川领时禾子上了大巴车,招来了全班男生的起哄,唯有的几个女生都朝时禾子投来了白眼。

两人在第一排的空位上坐下,时禾子坐在靠窗的位置,努力把自己朝角落里缩,想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青川闭上眼睛睡觉,看也没看她一眼说:“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没怕,就是......”

时禾子见幽灵一号探测器他闭上了眼睛,这才稍微放松,摆正身子转头看着窗外。

大巴车下了高速,驶上了前往工厂的一段山路,这时大雨突然袭来。雨来得迅猛不急,大到遮住了视线,于是司机降低了速度,全车人都紧张起来。

时禾子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室友打来的电话。2班已经到达了工厂,室友担心时禾子的安全,于是打来询问。

“我们刚上山路,雨太大,开得比较慢。”

时禾子听不太清楚室友的声音,因为大雨的缘故,手机信号也变得时断时续,最后干脆断掉。

车上的学生都骚动了起来,青川也睁开了眼睛望着窗外。

时禾子的那种不好的感觉又来了。

果然,大巴车半路抛锚了。

车子停在了一日向瑛斗个观rd295景平台上,电话打不出去,也就无法联系山下的维修站,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丝真枪实弹的危机,陷入了寂静中。

青川突然没由来地笑了苏远晴,他对时禾子说:“怎么每次碰见你都没好事啊。”

时禾子瞪着他:“我还这么觉得呢,每次见你都倒霉。”

青川意外地没有和她斗嘴,几次欲言又止。一个男生走到他旁边,指了指车辆后部,青川站起身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便跟着那男生走了过去。

后座几个人围着一个女生,好像是在劝她。女生满脸委屈,不听任何人的话。青川走过去把其他人遣散后,坐在了那女生旁边的位置。又过了一会儿,那女生的脸阴转晴,居然开心地笑了出来。

安抚好她后,青川想起身回到时禾子旁边,却被那女生拉住了。

“班长,你就坐这儿吧。”

女生眼里充满了期待,盯着青川,等他的一个“好”字。

青川回头看了看缩在位置上的时禾子,把女生的手推开说:“不了。”

雨下了大半天,等大巴车重新上路时天色已经黑了。时禾子困得不行,也不管身边还坐着让自己紧张的青川,便一闭眼靠着椅背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车上的人已经走空了,只留下她和被她死死拽住的青川。

时禾子急忙把自己的脑袋从青川肩上抬起来,一低头,又发现自己双手还抱着青川的手臂。

青川伸了个懒腰,放松了下发麻的手臂说:“没想到这种情况你还睡得这么香。”

“我我我我累了。”时禾子无力地辩解到。

青川站起身,指了指自己肩上的白渍说:“上次被你的狗弄脏了鞋,今天被你弄脏了衣服,这笔账我记着了,你记得还我。”

他说完这句话便大摇大摆地走下车,剩时禾子一个人在座位上凌乱。

那天之后,两个班之间开始传起了两人的八卦。时禾子从无数人嘴里还原了那天自己的糗样:在车上睡着之后,把青川当成人肉枕头,到下车了还睡得很香。青川让其他人先走,也没叫醒她,硬是等到她自然醒。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桩浪漫的恋情小插曲。而只有时禾子知道自己当时有多蠢。她一想到自己的蠢样就忍不住想跳楼,在室友的再三制止下才保住一条小命。

出糗就算了,还要赔鞋赔衣服,时禾子每天都在计算着如何克扣自己的生活费,才能在有生之年还清这笔账。

4

正当她烦恼着还债的时候,又有麻烦找上门来。

1班的女生在女生宿舍大厅堵向松祚事件住了时禾子,要她交代和青川的关系。

青川青川又是青川,麻烦总是和这个名字一起出现。

时禾子看着来找自己的三个女生,倔脾气也上来了,端出一幅正宫的姿态说:“我和他什么关系,你们不知道吗?”

一个女生听她这么说,被气得想出手打人,还好旁边的人及时拦住。

那女生气得快哭了出来,对着时禾子大吼:“你撒谎!我追了他三年,他都没答应我!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你敢说.....”

“我说什么了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时禾子欠揍地回答到。

“青川不可能喜欢你这种女生的!”

时禾子看了说这话的女生一眼,又从镜子里看了自己一眼。嗯......自己是胖了点,脾气也臭了点,可什么叫“你这种女生”?

时禾子本来想点到为止乘早抽身,可那女生居然这样说她,她气不打一处来,撸起袖子准备好了当一回泼妇题长松图,今天要骂到底!

“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这样的?你也不看看你追上门来找骂的样子,姑奶奶我念在你和青川一个班不计较,现在你硬要找骂那我也成全你!”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下脚步看热闹,时禾子以一敌众,虽然身处劣势却一点也没输了气势。

时禾子说不怕是假的,毕竟她就一个人,对面女生要是动起手来她也招架不住,而且那三个女生已经有要动手的趋势了,她必须找机会结束这场为了男人的战争。

就在时禾子快要应付不来的时候,不知哪路神仙和她心灵相通,帮她叫来了青川收拾烂摊子。

青川身后跟着几个男生冲进了女生宿舍大厅。

他在学校里本来就是风云人物,这回还带头冲进了女生宿舍,无疑引来了一阵不小的风波。

时禾子可管不了那么多,一看来人了,腰板挺得更直了。

青川二话不说架着时禾子就跑,几个女生的质问和哭腔消失在两人身后。

时禾子被青川架着,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却随着他去了。直到青川听到了女孩忍不住的笑声,才停住了脚步。

青川放开时禾子,疑惑地看着她:“你笑什么?”

时禾子反问:“你跑什么?”

“我......”青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哑了口。

“太好笑了,第一次有人因为男孩子来找我麻烦。我长得很像祸水的样子吗?”时禾子把脸凑到青川眼前,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青川愣了两秒,随即恢复了毒舌的本性:“不像,你只像个麻烦。”

时禾子不屑地撇撇嘴,脚下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你才是个麻烦呢,每次遇上你都倒霉,飞来横祸啊。”

时禾子见青川没接话,便接着说:“那你这次给我找的麻烦,可以抵消掉那双鞋和那件衣服的债吗?”

青川紧皱眉头,似乎在思索这交易划不划算,然后说:“可以抵消掉鞋子,但是衣服,还不行。”

时禾子无奈地歪着脑袋问:“大哥,还想我怎么还啊?我穷,买不起。”

青川看着时禾子,叹了一口长气:“你终于问我要怎么还了。”

时禾子发出一声不解的“啊?”

青川伸手弹了一下时禾子的脑门,和她凑得很近,说:“想还我,那就做我女朋友吧。”

5

青川刚进学校那天就在班会上认出了时禾子,是那个和他住一个小区的女生。

她每天早上都会去公园遛狗,有时候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被狗拖着走。她撞到过青川几次,但都是迷糊着的时候。

她不爱参加班级活动,上课也不认真,青川在学校里很难和她说上话。于是他开始每天早上去公园晨跑,一直在寻找机会碰瓷。

这天公园人很少,是个碰瓷的好机会。

趁着大海脱离了时禾子的控制,青川猛地从花台里跳出去,吓了大海一跳。一人一狗都来不及减慢速度,撞了个正着。

开居委会之前,青川提前看到了签到名单,有时禾子的名字。开会那天他故意关掉爸爸的闹钟,代替他去开了会。

在去实习的路上,时禾子睡着了,她的脑袋靠在车窗上,表情不太好,似乎很不舒服。青川回头看去,大部分人要么在低木吉の鬼步头玩手机要么在睡觉,于是他大胆地把时禾子的脑袋移到自己肩膀上,一转过头,自己便偷着笑了起来。

听说时禾子被班上女生找麻烦的时候,他正在实验室做实验,急忙给老师请了个假就跑了出来,请假理由是:家事。

所有在时禾子看来的偶然,都是青川的蓄意谋划。

青川紧张地看着时禾子,等着她的回答。

时谷歌访问助手,凉山,商洛天气禾子似乎无法理解青川的意思,她左歪了下脑袋,又右歪了下脑袋,和大海发懵时一模一样。

她小心翼翼发问:“你不是说,我像只狗吗?怎么会喜欢我......”

青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因为狗,很可爱啊。”

“那你家的狗是什么品种,真的和我很像啊?”

“我家没狗,不过,快有了。”

时禾子又发出了疑惑的“啊?”

青川看着时禾子的可爱模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快有了,叫大海。”

时禾子的智商终于上线,脸蹭地一下红了,低下头不敢看青川。

青川牵住她的手,最后和她算了一笔账,“做我女朋友的话,就能抵消衣服的债,而且还让你好吃好睡,划不划算?”

时禾子机灵的小脑瓜一转,是觉得挺划算的,随即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我的狗也要好吃好睡。”

“行,多个碗的事,没问题。”

“它可吃得比我多哦。”

“我养得起。”(作品名:《你长得好像我家的狗 》,作者:深海巡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mysugarnspice.net/articles/327.html发布于 5个月前 ( 03-15 11:41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我的糖果片,全球糖果品牌,健康生活食用糖